从合作到反目:科菲特前后实控人“交手” 辉丰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朱光华,他曾经一手创办了农药企业科菲特(837367,OC),并且在2011年将另一家农业巨头辉丰股份(002496,SZ)引入,但两家的合作从原本期待的“强强联合”变成了互相反目,如今的

朱光华,他曾经一手创办了农药企业科菲特(837367,OC),并且在2011年将另一家农业巨头辉丰股份(002496,SZ)引入,但两家的合作从原本期待的“强强联合”变成了互相反目,如今的朱光华除了手握着科菲特24.39%的股权外,已与科菲特“渐行渐远”。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吴凡 张晓庆

图片来源:CFP

每经记者 吴凡 张晓庆 每经编辑 任芷霓

张嘉佳在作品里曾说过这么一段话,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而在资本市场上,竟也出现了适逢其会的开头,最终却不欢而散的结尾。

朱光华,他曾经一手创办了农药企业科菲特(837367,OC),并且在2011年将另一家农业巨头辉丰股份(002496,SZ)引入,但两家的合作从原本期待的强强联合变成了互相反目,如今的朱光华除了手握着科菲特24.39%的股权外,已与科菲特渐行渐远。

而目前,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朱光华以辉丰股份损害科菲特股东利益等相关事项,已将辉丰股份起诉至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要求辉丰股份赔偿其1900万元。不过对于该起诉讼事项,截至目前,辉丰股份尚未对外披露。此外,辉丰股份控股子公司科菲特2月13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因朱光华在科菲特任职期间有违规行为,科菲特已将朱光华诉至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要求后者赔偿275.36万元的经济损失。

上市公司未披露诉讼事项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到的一份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2月5日出示的《民事裁定书》(2018苏0411民初408号)显示,朱光华与辉丰股份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一案,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月9日立案。

2011年6月15日,朱光华、辉丰股份、科菲特以及科菲特股东柏敏卿、吴忠共同签订了一份投资合作协议,约定辉丰股份出资3000万元认购科菲特新增股权而成为持股51.22%的控股股东,朱光华的股份被降至24.39%,另外两名自然人股东柏敏卿、吴忠的股权比例分别被降至22.93%和1.46%。

而上述《民事裁定书》显示,朱光华诉称,在辉丰股份成为科菲特控股股东后,前者违反投资合作协议书约定,利用其控股股东的便利,采取低价购买、委托加工的手段侵占科菲特利益7328.33万元,另拖欠科菲特贷款却以出借资金名义收取高额利息464.04万元,为此,朱光华作为持股24.39%的股东,要求辉丰股份赔偿其损失1900.56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朱光华向记者表示,辉丰股份及其委派到科菲特管理层于2017年度共计侵占科菲特利益1.49亿元。他并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材料,包括科菲特财务系统销售发货单及销售发货单列表、原材料收发存汇总表、产成品收发存汇总表、海关出口清单等数据,他认为这是科菲特利益遭侵占的证据。

而对于朱光华诉称的辉丰股份侵占科菲特利益事项,辉丰股份在2月9日披露的澄清公告中则称,2017年以来科菲特所有产品销售严格按照公平、公正的商业化原则进行,不存在公司侵占科菲特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

辉丰股份是否侵占了科菲特利益事项,最终还需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的判决。

不过在辉丰股份收到诉讼状后,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记者了解到,辉丰股份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了异议,辉丰股份认为,此案因由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管辖,不过此后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驳回了辉丰股份对于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法院很快会开庭,朱光华2月25日向记者称。而截至目前,辉丰股份尚未对该诉讼事项进行披露,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严义明律师向记者表示,上市公司接到诉讼状后应及时披露。

对于该项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多次联系辉丰股份,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科菲特起诉朱光华

不过,一方面是朱光华在起诉辉丰股份;另一方面,辉丰股份的控股子公司科菲特目前也已将朱光华起诉至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记者了解到,起诉事项涉及朱光华在科菲特担任总经理职位期间的一起安全事故。

公开资料显示,科菲特2016年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临时会议审议了《关于任免公司部分高级管理人员的议案》,议案内容为:因朱光华身体不佳,公司董事会决定免去其总经理职务。公告还称,董事朱光华因病缺席本次会议,董事柏敏卿委托董事奚圣虎就会议议案代为投票,而投票表决结果为4票赞成。

据了解,在科菲特披露免去朱光华总经理职务之前,科菲特内部曾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据记者了解,这起安全事故是在2016年10月科菲特在进行新产品研发时发生的,该事故致使一人意外死亡。

对于这起安全事故,朱光华与辉丰股份方面各执一词。朱光华向记者表示,其当时仅是科菲特的总经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是辉丰派驻的奚圣虎担任,且又是研发中试意外事故,所以最初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而奚圣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科菲特当时非法生产,没有经过安监部门的同意,进行研发,导致一人意外死亡。

此外,辉丰股份在澄清公告中亦称,2016年10月科菲特发生安全事故,朱光华不愿配合调查,并通过医院出具心肌梗死证明,其已根本无法履行总经理职能,科菲特董事会为了保障公司正常运营,因此免去其总经理职务。

心肌梗死的证明是辉丰股份子虚乌有。朱光华向记者称。

需要注意的是,此后朱光华的总经理职位不仅因身体原因被科菲特免去,在2017年2月份,其还收到了安监部门在时隔四个月后下发的一个处罚决定书,记者获悉的该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朱光华被安监局认定为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并扣除了朱光华上一年度总收入的30%工资。

不过,科菲特2月13日披露的《关于诉讼事项立案》公告中则认为,公司原总经理朱光华任职期间擅自指使公司相关人员违规进行新产品氯霜唑中试,并在中试过程中发生闪爆事故,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侵害了科菲特的合法权益,为此,科菲特将朱光华起诉至了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要求朱光华赔偿275.36万元经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因一系列负面消息缠身,辉丰股份的股价1月份出现了持续的下滑。

记者梳理发现,1月17日,辉丰股份在披露对深交所的回复中,揭露了子公司科菲特虚增利润的事项,当天辉丰股份的开盘价为5.8元/股,收盘价则为5.51元/股,跌幅为6.61%。

而截至辉丰股份披露澄清公告的2月9日,公司的收盘价已经持续下跌至4.4元/股。在此背景下,2月12日,辉丰股份公告,其实控人仲汉根以及其他公司高层,拟在未来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

公告显示,上述公司高管增持的目的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投资价值的认可,增持主体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1000万元,不高于1亿元,增持计划实施期限则是自2018年2月12日起至未来6个月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增持计划发布的10天内,辉丰股份董监高已增持236.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6%。受此影响,截至2月26日收盘,辉丰股份的股价已经重新回到了5.09元/股。

相关链接:

科菲特股东内讧致摘牌未果 控股股东辉丰股份又陷侵占利益质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11 09:0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